公司新闻

当前位置:太阳GG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永无罪恶的乐土25

作者:太阳GG注册 时间:2018-12-06 19:37
第二个星期,他们在河附近的一个小地方吃午餐。也许因为是白天—草坪上洒满了春日的阳光,透过窗户,看见停着的车辆上反射出碎片般的亮光—也许是正午这个时间,使得这次用餐不如前一次那么愉快。杰克似有倦意,他的衬衣熨得笔挺,看起来价格不菲;奥丽芙穿了件自己用旧窗帘做的长背心,感觉又大又晃荡。“你太太作缝纫吗?”她问。
“缝纫?”他仿佛听不懂这个词。
“缝纫。用布做东西。”
“哦,不。”
然而,当奥丽芙提起他们的房子是她和亨利亲手建的时,他说他想看一看。“好啊,”奥丽芙说,“跟在我后面。”她从后视镜里看见他的红车徐徐地行驶在自己车后;他停车的技术如此蹩脚,差点儿撞坏了一棵幼小的桦树。她听见他的脚步声落在身后陡峭的通道上。她觉得自己像头鲸鱼,想象着她宽阔的背脊落在他眼中的样子。
“真漂亮,奥丽芙。”他边说边低下头,其实屋里有足够的空间让他站直身体。她带他看了“凸室”,可以躺在那儿,透过所有的玻璃窗观望花园一侧的景致。她带他去看书房,那是亨利中风前一年建的,设计了大教堂式的天花板和天窗。他的目光落在那些藏书上,奥丽芙想说,“别看了”,仿佛他是在读她的日记。
“他就像个小孩,”奥丽芙对芭妮说,“到处摸来摸去。我说真的,他拿起我的木头海鸥,转了个方向,放回去的时候还放错了位置;接着又拿起克里斯托弗有一年送给我们的黏土花瓶,把那东西也倒过来看看。他想找什么,价格吗?”
芭妮说:“我觉得你对他有点儿太挑剔了,奥丽芙。”
于是,她不再和芭妮提起他。她没有告诉芭妮,过了一个星期,他们又一块儿吃晚饭,她说完晚安之后,他亲了下她的脸颊;他们去波特兰听音乐会,那一晚,他轻轻吻了她的嘴唇!不,这些事是不能跟人说的;它们与其他任何人无关。七十四岁的她,躺在床上难以入眠,思念杰克环抱她的臂膀,幻想某件她已多年不曾想过或做过的事,毫无疑问,这些都与其他任何人无关。